[TSN][ME] Be Mark 6 星期五

模拟于日暮时分进行。整个白天克里斯都非常忙碌,这个场景是情景模拟以来最大的,需要很多群演。谢丽尔找了不少人帮他。一直跟着马克的老员工都自愿来重现当年的情景。Facebook的蓝白标识整齐的贴在地板和墙面上。爱德华多和肖恩梳理了当天发生的事情,这次肖恩没有胡闹或者挑衅,他和爱德华多对着他们回忆出的台词本推测着马克情绪可能的爆发点。

看着红笔标注的重点台词,肖恩双手紧紧地纠缠在一起,“你们必须确保现场没有剑!小孩子玩的那种玩具剑都不能有!”

爱德华多的注意力在台词上,没在意肖恩说了什么,敷衍地说:“好。”

肖恩双手猛拍桌面,“你住在保险箱里,无论干了什么,马克都不会伤害你,我可不一样!惹他生气的爆点全在我这里,他会杀了我的!”

“肖恩。”爱德华多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我保证现场绝对没有剑。”

“他要扔椅子、扔电脑”肖恩搜索着所有可能的危险物品,“对了!飞镖!”肖恩神经质的大叫,“马克编程时喜欢咬飞镖,他办公桌上总是有飞镖!把那个扔掉!扔掉!”喊完,肖恩的哮喘犯了,吸不上气,哆哆嗦嗦地找到吸入剂,猛吸了一口,空气终于进到肺里了。

爱德华多泡了一杯热茶给他,“我保证如果马克要伤害你,我会保护你的。”

“你发誓?”

“我发誓。”

肖恩松了口气。


其他人都有任务,陪马克的重任落在达斯汀身上。

从醒来马克就很沉默,达斯汀围着他提了不下三十个游戏方案,马克都没有反应。达斯汀耷拉着头坐在他身边。

“达斯汀”

“嗯?”

“给我台电脑,我要编程。”

达斯汀瞪大眼睛,这是受伤以来,他第一次主动要求编程,之前达斯汀怎么用电脑引诱他,他都不感兴趣。

“好!好!好!我马上给你拿。不过,你左手能动吗?”

“手指没问题。”

达斯汀打电话给克里斯,让他送来一台老式笔记本。

从拿到电脑马克就再没动过,达斯汀坐在一旁看他写代码。

一开始代码很混乱,像是马克想到什么就写什么。有些段落写得相当孩子气,达斯汀看着只想笑,这大概是马克十二岁时的水平。渐渐地代码的细节和逻辑越来越好,达斯汀却笑不出来了。

马克在复原Facebook。不,准确地说他是在重写Facebook。Facebook最初的代码全是马克写的,达斯汀自学后加入了编程队伍。当时他们没有足够丰富的网站建设经验,编写的基础软件代码由一个非常长的指令文件组成。随着用户成几何倍数增长,这个幼稚的指令文件,违反了大型社交网站的基本设计标准。Facebook后来的工程师把这个代码分解为更常规的分段结构。马克现在写的就是那个早已被淘汰的超长指令文件。

之前达斯汀对马克失去了多少记忆没有特别直观的感觉。他一直和马克在一起,以前天天见面,恨不得二十四小时在一起,即使后来离开了Facebook,每个月甚至每周,他都会与马克见面。时间在马克身上留下的印记,爱德华多、克里斯甚至肖恩都看得见,唯有与马克一起经历了时光的他是看不见的。直到再次见到这个超长指令文件,达斯汀才意识到马克失去了多少时光。

文克莱沃斯给予的灵感,他向爱德华多描述的构想,肖恩极具前瞻性的股权设计以及之后Facebook的每一次革新。全面开放注册……广告引入……F8大会……instagram……WhatsApp……VR……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克里斯、肖恩、爱德华多无论谁知道马克要重新写Facebook都会告诉他别写了,你根本不知道Facebook的数据有多庞大,是无数最优秀的工程师努力了十几年才将它建成现在这样。放弃吧。唯独达斯汀是无法劝阻马克的。他是程序员。他能理解也能体会马克此时的心情。曾经他一无所有,代码是他对抗世界的唯一武器。依靠它,他征服的疆域遍布全球。现在他失去了一切,蒙尘的利剑只得再次出鞘,他需要依靠它来忆起曾经的荣光。

然而这是一条注定失败的征途。不是因为太长或者太难了。这些马克都可以克服。而是他根本不知道后期的代码是什么样子。Facebook发展的太快,马克又太年轻,需要他学习和处理的事情太多。21岁那年,写完最后一段代码,全体Facebook员工为他举行了退出编程纪念会。从此,他再没有为Facebook写过一行代码。

达斯汀的目光从电脑移到马克身上,视线逐渐模糊。马克的编程能力曾经为他带来了一切。达斯汀知道他没有别的办法了,想通过代码回忆起过去。但是不行的。不行的。走到21岁就会进入死胡同。他信任达斯汀,在他就任CTO以后Facebook的所有代码他都没有见过,写不出来的。写不出来。他不明白。不明白Facebook之所以伟大,绝不仅仅是因为代码,还有太多他为之做出的牺牲,为它选择的命运。

马克,你舍弃了十九岁的一切,为Facebook换来了今天。现在你想从十九岁追溯过去,怎么可能呢。你的骄傲,你仅剩的武器,你给予厚望的胜利之路,这一次是不会为你带来成功的。


克里斯接他们去模拟现场时,马克已经完全沉浸在编程中。克里斯不知道达斯汀是怎么哄马克编程的,之前他们都以为编程情景肯定无法重现,设想了很多其他替代方案。克里斯兴奋地对达斯汀赞扬不止。达斯汀无动于衷。

将马克送到H5和H6之间的办公桌前,达斯汀离开了。那天他不在现场,他知道华多要来,害怕面对他,所以跑了。克里斯安排好一切也离开了。他在安全通道找到了达斯汀。达斯汀正坐在楼梯上哭,克里斯摸了摸他的头,把他搂进怀里,眼泪也落下了。


爱德华多站在玻璃隔间里,面前摆着当年的合同。0.03%醒目的印在白纸上。他回头透过玻璃向外看,马克坐在当年的位置上,头戴着耳机,手指不停。一切和2004年的百万会员大会一模一样。肖恩在他身后,穿着黑色阿玛尼外套,手里端着印有Facebook蓝白logo的马克杯。他对爱德华多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爱德华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推开玻璃门,大步向马克走去。

电脑摔在办公桌上,分崩离析。爱德华多居高临下地指责他。刚开始马克没听懂发生了什么,爱德华多的愤怒与痛苦夺走了他全部注意力。他想站起来安抚他,不想他那么痛苦。爱德华多的话砸在他耳膜上,与脉搏跳动声形成混响,天花板飞旋如风轮,地板波动如水纹,他眩晕无比,又清醒至极。

他的股份、达斯汀的股份、肖恩的股份甚至皮特·提尔的股份都没有变,只有华多的股份被稀释了,从30%到0.03%。版头上华多的名字也被删除了。

肖恩与爱德华多发生了争执,爱德华多的情绪失控了,他骂他是混蛋,他说他要拿回一切。

保安来了,他们要带走华多。马克摇摇晃晃地站起来。

肖恩从上衣口袋拿出一张支票递给爱德华多。

一万九千美金。他说华多只值这么多。他在羞辱他。


从爱德华多走过来,肖恩就处于高度紧张之中,马克站起身时,他觉得他又呼吸不上来了,下意识地去拿吸入器。

马克步履蹒跚,所有人都看着他,这是最后的希望了。想起来。一定要想起来。

马克抽走了支票。撕碎了它。

“你们不用这样。”他说着,像是公然宣告,又像是自言自语,“我会想起来的。我会想起来的。”

纸片从他指缝间纷纷扬扬落下。绝望淹没了整个大厅。

马克走回办公桌前,拿起摔碎的笔记本,他想编程,他还有编程,只是电脑坏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茫然地看着前方。

“马克”肖恩轻声叫他。

从隔壁桌拿来一台新电脑,打开编辑器,十指放在键盘上,写到哪里了?怎么想不起来了。想啊,马克。想起来。想起你写到哪里了!想啊,想啊!

一滴血滴在键盘上,马克抹掉了它,越来越多的血滴在键盘上,他擦不及了。

爱德华多扑过来将他抱在怀里,肖恩的尖叫声让他眼前发黑。

“华多,你手上为什么有血?”

“华多,你怎么哭了?”


克里斯和达斯汀听到肖恩声嘶力竭的喊叫声冲进来时,爱德华多跪在地上,马克在他怀里,血从他鼻腔不断涌出,爱德华多手上、衣服上全是血。医生想从爱德华多怀里接走马克,马克不肯松手,“我会想起来的。”他对爱德华多说,“我会想起来的。”

担架刚抬起来,肖恩一头栽在地上昏了过去,吸入器从他手里滚出。在吸入药物和叫医生之间,他选择了后者,而后他就再没力气按压吸入器了。


米歇尔医生是神经外科主任,马克头部外伤的主治医生。他一从病房出来,克里斯立刻迎了上去,“怎么样?”

“他才出院几天?你们就这么折腾他!”米歇尔满头银发,戴着一副无框眼镜,不苟言笑,严厉的像高中的教导主任,“你们是不是觉得他活着很容易!”他刷的抖开马克的CT片子,“看看!看看!这是他遇袭后送来的情况,脑中线偏移!左侧大脑严重血肿,多处出血!我怎么跟你们说的!死亡是正常的,植物人是上帝仁慈,不残废等于连中十次强力球彩票!你们听不懂是不是!还没出院你们就搞得他全身痉挛,差点没癫痫,现在呢?出院有一周吗?又送来了!”

“医生,先告诉我们他怎么样了?”克里斯心乱如麻,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

怒火发泄出来后,米歇尔的心情好多了,“还好没有出现新的出血点,鼻腔出血不是大脑引起的。”

克里斯长出了一口气。

“他发烧了,你们知道吗?他多久没有好好睡过了,他大脑在超负荷运转你们知道吗?”

“不会啊,昨天医生才给他吃了镇静药物,他睡了很久。”克里斯辩白道。

米歇尔没好气地说:“没昨天的睡眠,你们觉得他今天会没有出血点?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血块清理了,出血止住了,不等于他完全康复了。大脑的血肿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要让他劳累,不要让他情绪过于激烈,你们怎回事?谁给你们出的主意这么折腾他?”

克里斯可不敢说出那位医生的名字。

“我们能进去看看他吗?”达斯汀问。

“不行!让他父母来。什么好朋友,一点都不靠谱。”米歇尔剥夺了他们的探视权。

克里斯去联系马克的父母了,达斯汀呆呆地坐了一会儿才发现爱德华多不见了。


肖恩从急诊室出来想找马克,他缺氧的时间有点长,晕晕乎乎的,七绕八绕的把自己弄迷路了,走到小教堂附近,见到了爱德华多。

他双手压在墙壁上,额头顶着手背,全身战栗得几乎无法站立,昨晚的强硬,之前的镇定全然没了踪影。肖恩犹豫了一下没有上前。他是个骄傲的人,大约是不喜欢别人见到他这个样子的。

肖恩晃晃荡荡地走出了医院,不一会儿又回来了,爱德华多洗完脸走出洗手间时,肖恩递给他一束花。

“送给马克的?”

“不,送你的。很早就答应马克要送花给你道歉,一直没送。今天正好给你。”

爱德华多不知道他又玩什么花样,先接了过来。花束上有卡片,卡片上写的日期是2004年12月。

“他说我对你太粗鲁了。他很生气。”

爱德华多的眼睫剧烈地跳动着。

两人在庭院里找了张长椅坐下,肖恩摸出一根烟。

“你有哮喘还吸烟?”

“毒品都吸了,烟算什么。”肖恩点上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头更晕了,“这是最后一个情景模拟吧。”

“是的。”

“失败了吗?我晕过去了,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失败了。”爱德华多仰起头,路灯昏暗的光线在他脸上留下厚重的阴影,“救护车上,他跟我说他开始写代码了,会想起来的。”

眼睛又酸又涩,肖恩抬手揉了一下,燃烧的烟草碰到了眉毛,疼得他落下了眼泪,“Fuck!Fuck!Fuck!Fuck!”扔掉烟,肖恩死命地踹一个垃圾桶,护工听见动静跑来阻止。肖恩破口大骂,“老子给你们医院捐一千万!这个垃圾桶今天他妈的归我了!”

护工被肖恩癫狂的样子吓到了,跑去找管理人员。管理人员带着保安来时,不锈钢垃圾桶已经被踹成了铁片。他还没张口,肖恩从衣服里掏出支票本,签了一千万塞进他西装口袋。

管理人员拿走支票,护工抱走垃圾桶,肖恩跌坐在长椅上,眼前全是七彩泡泡,比吸毒还他妈迷幻。


病房里,米歇尔拒绝提供电脑。

马克的手指在被子上跳动着,代码一行接着一行在他眼前滚动。

会想起来的。

一定会的。


-----------------------------------

1.Facebook早年的基础代码确实是一个超长指令文件,后来被工程师们分解成了分段机构。

2.马扎21岁就退出了编程。当时还给他举行了纪念会。直到去年编写AI贾维斯他才重新开始编程。

以上两个信息出自《Facebook效应》。


评论(54)
热度(528)

© juvenbace | Powered by LOFTER